關於部落格
荏苒時光裡的旋律
  • 12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夢醒八

  我又在胡思亂想了。我不該像小宇一樣,成為自己的夢的審判者啊!

  在這尷尬的審判時刻,我應該凝視不重要的遠方。我全神貫注於傑最喜歡的CD,也是我最喜歡的背景音樂,奢望音符能停留在休止符之前,我不要繼續往前走。我要暫停。

  但是不。

  因為技術問題,這是辦不到的事情。所以我依舊得在淺夢時分,下定決心。這並不困難,我即將拿到這一關的破關證書了,就在明天的結業式。唾手可得之物,縱然沒什麼用處,何樂而不為呢?

  看著那壓在書桌底下的信紙,信紙上的承諾,需要的是勇氣。「哈,我沒有試過耶。」自我調侃一番,畢竟只是個遊戲,沒什麼。

  我現在雖活在現實生活中,但我能隱約的渺望至六月三十後的世界。一切未知,我喜歡冒險。和上帝的這盤賭局,慢慢的掀牌,一張張的現出,情緒化漸漸戰勝了理性思考,我全梭了,要拿什麼祢就拿吧,但我不容祢碰我一根汗毛,要也是我自己動。

  對於結業式,絲毫期望?不。我看早點睡還比較實際(我說實際?這不是遊戲嗎?)。

  ☆  ☆  ☆

  「大家發表個期末感言好了,以及對未來的期許。」老師這樣說。

  到了李鑫持同學,我踏進了教室,我又遲到了。但該出現的人物還是如往常般的出現,傑、阿凱、小宇。

  「鑫持你先下來吧,讓遲到的先講。」老師說,此時的我書包仍在肩上,我站上講台。

  「我我我……」我發現我口吃的厲害,吞了口口水。

  「我前幾天,寫了封信,現在這封信仍壓在我家中書桌下,我會將他轉交至傑手上,這就是我對未來的期許。至於期末感言,呵……」我露出冷酷的笑容。

  「這賭局,我輸了。」糟糕,看來是說溜嘴了,這意識非我所持有。呼吸越發急促,盯著班上的每位同學。

  「你說什麼賭局阿?你還好吧。」同學不斷的問。

  「沒什麼,這陣子和教官打麻將,其中一家是我,另外陸海空各佔一家,我賠慘囉。」同學個個放聲大笑,擊掌叫好,連小宇和傑都不例外,我也很佩服自己的機智與幽默感。

  唯獨阿凱,從他臉中讀不出一絲鬆懈之意,他似乎了解我,他似乎嗅出此事另有蹊蹺。站在台上的我,雞皮疙瘩往外潑灑,不斷的問自己「阿凱是上帝祢的使者嗎?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