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荏苒時光裡的旋律
  • 12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小麥傳奇‧下

  撞到電腦桌是小麥扭傷的主要致因,雖然不怎麼嚴重,不過大家都意識到小麥的壽命將盡,新一代差不多可以準備進場了。這種汰舊換新已經習以為常了。

  「噢,I'm sorry……這個嘛,我也不會修,等一下下課看誰來把它黏一下好嗎?」

  沒有人感到同情,只有煩躁的抱怨聲連連。什麼時候把麥克風黏死?什麼時候買無線麥克風?這一句一句的話語始終只穿插在日光燈下,未能從細縫逃離教室付諸實行。沒有人知道,老愛掛在嘴邊的困境又將到來。

  >|< >|< >|<

  第二節下課時間,英文老師剛離開教室,物理強者三義兄正和同學解說著靜力平衡的相關題目。身為值日生的我,在一旁漫不經心的擦著黑板。不知何時,聽覺被自動拉到旁邊一群同學的討論。「管他三七二十一,只要這個環節通,就可以解開了。反正方法不唯一呀!」

  對,管他三八二十四,只要得到最大角度,就可以用東西大距的道理算出內行星距離……

  「砰!」只感覺被一股力量扯住後腳,彷彿是滿載仇恨的冤魂肆無忌憚的一攫,不甘心的想抓替死鬼。〈是老麥的亡靈嗎?〉……不過那個替死鬼顯然不是我,而是被自己牽絆住的、插翅也難飛的小麥。

  說來這聲「砰」真是又尖銳又宏亮,還帶著令人難以抗拒的前奏──小麥忘了把嘴巴閉上,霎時發出顫抖的尖叫聲,隨著哀嚎逐漸高亢,小麥的自由落體之旅也不斷在加速,至死方休。

  整間教室裡裡外外的人全被昭告──某個手腳不伶俐的笨蛋惹禍了。

  「恭喜你,」偉觀走過來對著我說。「你現在必須把它修好,看來它摔的不輕。」

  廢話,我當然知道摔的不輕,難道你從101大樓跳下來不會粉身碎骨嗎?真是的……抱怨的話講在心中,外表還是只能不好意思的拿起小麥檢視情況。「還好而已啦!只不過罩頭又掉了,裡面的海綿脫落而已呀!大驚小怪。」

  「反正你要把它修好就對了。」偉觀的語氣中沒有一絲寬容或同情,只有無比的冷漠與堅定。也許他也和小麥有感情吧!

  我不以為然的拿起小麥來檢視,還搞不清楚狀況。我天真的以為它只是上半身骨折而已,沒想到它腦漿四液,早已撒手人寰。它是當場死亡的,我心中響起這一句話。當初不是我讓你降臨在此?怎麼會是我讓你離去?怎麼可能!?

  「哦哦……帥耶!你倒楣了!」三角貓探頭過來說。「強者,不愧是開膛手!」

  我在心中苦笑。只是做錯事情而已,又不是破壞狂,為什麼我會和開膛手畫上等號?……我還寧可裝做事不關己的到旁邊去開糖果來吃呢。這算是自我解嘲嗎?

  正當旁人在思考麥家下一代的誕生時,我正緊張的想著會遭受多少的指責。也許只是被戲謔一番,但那並不讓人好過;也許只是賠錢,但那很讓人心痛。但無論如何還是得面對現實,誰叫現實是一切的交集……為了讓情況不再惡化,我鼓起勇氣前往辦公室。

  從來不知道這一丁點路程竟如此漫長,縱使因為上課鐘聲肅然響起,同學們都乖乖的回到了教室,沒有路人的笑聲來襯托我的失落,只有寂靜和沉默點綴著狹長的陰影。

  一切都結束了,陰影終將淡去。但是事實的烙印,用什麼才能夠洗滌而去?……小麥告訴過我它不怕死的,雖然它沒有親口說出來。我為什麼這麼在乎?如果我和它再次對話,它應該不希望我這樣惦記著它。

  如果我是一枝畫筆,我的創作將會是……

  ◎ ◎ ◎

  心中的重擔放下了大半,教師辦公室出現在眼前。

  「有什麼事嗎?」小虎老師一如往昔的問。

  「我……麥克風……被我摔壞了。」

  沉默三秒鐘。

  反應一向迅速而幽默的小虎老師做好發言準備,回應了我:「先去隔壁班借借看,想辦法不要影響老師們上課。為了安慰麥克風的靈魂,下個禮拜一你交一篇祭文或傳記過來。至少一千字,遲交一天追加一千字。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