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荏苒時光裡的旋律
  • 12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七公釐中的畢業旅行。之一

  首先是鐵道行。在火車緩緩進入台北站的同時,一群驚嘆聲像風箏斷線似的出現,大家嘆的不是列車的到來,而是為什麼是莒光號而不是自強號。不過對於鐵道迷的我來說,這已經是常識而不足為奇。我們排隊上車,待車子徐徐啟動而領隊的叮嚀結束,隨即將座位面對面轉了過來。用撲克牌玩「數數字直到爆炸」的遊戲,約兩個小時後排已莫名奇妙少了十一張,卻是怎麼找也找不回來了。   老早想去別車串門子的我,決定放棄尋覓,到別車去晃晃。不改平常少一根筋的態度,我在列車末端驚覺自己忘了把相機從座位上帶走,卻又不甘車後的美景遺留於此,於是又折回。
  這次拿了相機後先往車頭走,好不容易穿過人群來到車頭,被學務主任認了出來。(咦,那不是我去年帶過,還在教官室嗆聲的血氣方剛的學生嗎?主任必定是這樣想的)無論如何,在找不到車頭有什麼好玩之處以後,我又回到車尾,讓轟隆轟隆的瞬間映入快門。
  同學們都在做什麼呢?玩牌累了以後,大家已經不爭氣的睡倒成一片了。喂,別車可都是精力旺盛哪!怎麼彷彿我們日夜顛倒似的?不過也有同學沒有睡,拿出特別準備的書籍來閱讀(多惱之《認識佛教》)。
  午餐時間很快就在下火車後來臨。遊覽車接上我們,直奔三百公尺外的餐廳。屁股還沒坐熱的我們又魚貫下車,開始享用「可見一斑」的午餐。不過,當想起來要拿出相機記錄片刻時,已是杯盤狼藉一片。   不難想像,十五分鐘後已開始陸續離席,而餐廳對面的廁所正開始興旺呢。男廁、女廁都是由單一性別的我們霸占,無意參與的我便拿著相機環伺四周。當廁所終於回復平靜以後,我回到車上,才發現桌球和錫成從已經空掉的女廁出來!在老師與同學互相「激勵」之下,過程已經錄成30MB的珍貴記憶。
  午餐過後,車子發動。太魯閣國家公園的中橫公路上,我們下車來一段健行。飄雨中,我們行過九曲洞的崖邊,佇望湍急的立霧溪在雨後奮力切穿大理岩。以此為背景,第一張團體照誕生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。我們任那細小而惱人的雨,綿綿飄落崖徑,或洞穴或隧道亦漏著水珠直下。
  立霧溪旁有清澈的支流匯入,激起潔白的碎花朵朵。比起IBO金牌帥哥,我自然比較留心於山水間的氣息。然而帥哥對於懸崖植物的特別介紹,實在令人嘆為觀止,不得不大力讚揚。全程已錄成與廁所影片不相上下的精采檔案,然而靜態的帥氏玉照也不錯,只差簽名而已。
  離開九曲洞的我們,旋即前往布洛灣欣賞美景。我們幸運的在那裡遇見結果的台灣蘇鐵(自然是帥哥介紹),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後回到遊覽車上,隨後馳騁在迂迴的山路間。長春祠在遠方呼喚公路的靈魂,我們在溝壑的彼岸招搖,留下我們青春的腳印。難得請別人用我的相機幫自己照相,順手把錫成抓來一起入鏡。   日漸西沉。建國中學A隊一行人直奔花蓮美侖大飯店,我和賴打正好是剩餘的兩人,住在五樓的雙人房,其他同學都分駐在六樓的四人房。然而事實上,房間大小都是一樣的,只是床有幾張的差別而已。   我們很乖的聽從領隊天后的話,在六點半前往餐廳用餐。然而,驚悚的景象使我們深深牢記教訓:務必提前抵達餐廳用餐。試想六百人在自助餐廳搶奪少得可憐的食物時的畫面吧!我雖然沒有鐵打的胃,卻接連吞下熱盤、冷盤、熱盤、冷盤、熱盤……在主食用到一半時被帥哥拉去搶甜點,熱咖啡完了是冷拼盤,種種狀況實在令人飽足但不愜意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